第423章 血脈之力

    “云龍,把問天放進去吧。”李震華緩緩的打開前面的棺材,這個不是普通的棺材。

    李家的繁榮離不開這個棺材,這個棺材乃是萬年玄鐵所鑄。

    棺材被打開后,里面盛放著血紅色的液體,猶如血液,似乎還有著生命。

    猶如感受到了李震華他們的道來,竟然歡樂的涌動著,宛如小海浪,而李云龍則是把李問天放進去。

    剎那間,那血紅色的神秘液體就包裹著李問天,開始加速涌動,不斷的加快。

    哪怕只是一個棺材,但這一刻卻是出現了壯觀的一幕,宛如大海一樣的壯闊,耳邊呼嘯不斷。

    “我們出去吧。”

    李震華看了一眼,對著李云龍說道。李問天是他的孫子,如何不心痛?但有的事情,是他必須要承受的。

    這個是身為李家子弟的命,早就注定。

    “等他醒來后,是龍是蟲,一切都看他自己的造化,我們能做的就是這些。”李震華又說了一句。

    “出去吧。”

    李云龍看著棺材中的李問天說道,曾幾何時,自己也是躺在棺材中,可是沒有想到,現在竟然輪到了自己的兒子。

    歲月不饒人!

    當初的小屁孩已經成為男子漢……可是自己卻沒有照顧過他,沒有盡到父親的責任。

    這是第一次做父親,也是最后一次。

    還沒有來得及學如何做父親,兒子就長大了……心中無限的遺憾跟感慨,人這一輩子有太多的無奈。

    身不由己。

    時間一晃,三天過了!

    阿刀不斷的擦拭著戰刀,明天就是他跟李問天的戰斗,這一戰對他的意義非凡。

    關乎了太多的東西,他必須全力以赴。

    李問天要么死,要么鎮壓自己。遠在紫城冷雪則是滿臉的冰冷,她也記得阿刀跟李問天的約定。

    可現在他卻是生死未卜。

    沒有半點的消息,如何赴約?但阿刀是個執著的人,想到了有些事情后,冷雪決定親自去安市。

    哪怕是李問天不出現,這場戰斗也必須要進行。

    她來打!

    “冷雪,你一定要去嗎?”喬四爺對著她說道,他認識阿刀,也知道冷雪。

    對他們的實力,有非常明確的認識。

    她跟他差距太多,若是在拼命的情況下,冷雪會很難突破,甚至是無法支撐多少時間。

    “嗯,非去不可!”

    她堅定的點頭,有所為,有所不為。有的事情,必須要去做,否者茍且活著也沒有半點的意義。

    冷雪是阿刀的心結,而阿刀同樣是冷血的心結。

    “我跟你去吧。”岳不凡看著她,眼中帶著少許的殺意,安市對他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新八一首發  更新最快 電腦端:

    當年前,岳不凡也是安市的人。

    “好,那我們走吧。”冷雪直接說道,她是來通知白展堂他們的,不是來商量的。

    白展堂跟龍嘯天以及喬四爺都沉默了。

    這次,讓他們意識到這個東西,本以為這些年有了一定的積攢,可實際上卻是什么都不是。

    “我想把白馬會所的總部搬到安市!”就在大家都沉默的時候,白展堂冷不丁的說道。

    這是他想了很久的結果,之前在紫城,是因為等待李問天。

    但現在他已經逐漸的成長起來,紫城已經無法適應了,而白馬會所也是時候站起來了。

    哪怕是現在可以影響華夏的經濟,但是這種影響非常小,微乎其微。

    白展堂要做的是把白馬會所打造成一個大財團,一個在華夏乃至于全球都有著大影響力力的財團。

    “主人知道嗎?”

    再次沉默,差不多一分鐘后,喬四爺才開口說道,雖然白馬會所等這些都是給他們幾個人分別管理。

    甚至是成為了他們的,可實際上這些東西都是李云龍給他們的,不管做如何的決定,都想看他的想法。

    “我沒有跟他說,但是我不想繼續這樣下去了!”白展堂很認真的說道。

    “這輩子,我們剩下的時間不多,若是不在最后的時間中瘋狂一下,此后再也沒有機會。”

    之前因為能力的原因,無法追隨李云龍。但是白展堂不甘心,甚至一直都耿耿于懷。

    “我想做成為少主的馬前卒!”白展堂堅定的說道,這一次他已經想好了,哪怕是死無葬身之地。

    他都無怨無悔。

    這些年,沉寂太久,久到身體中的熱血都快要消散了,再這樣下去,這輩子就完蛋了。

    “我支持你!”

    龍嘯天大聲的說道,他雖然是他們中年紀最大的,可也是最不甘心的,若不是當年李云龍的叮囑,他有豈會甘心在這里?

    哪怕是成為了紫城的首富,他都從未感到快樂。

    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直到不久前,他遇到了李問天,看到了自己的少主,這才看到了希望,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那我怎么辦?我總不能去安市搶奪地盤吧?”聽到他們的話,喬四爺有些苦澀的說道。

    他是混地下世界的,現在紫城交給了雷山。

    “你跟著少主啊,替他擋刀子!”白展堂開著玩笑說道,但各自心中卻是知道了該怎么做。

    縱然在紫城待了很久,可心一直都不在這里。

    “前輩,你說李問天可以醒來嗎?”在去安市的路上,冷血對著岳不凡說道。

    她的心中沒底,這才的事情太意外,太突然,甚至是詭異。

    生怕李問天無法醒來……

    “你說呢?李云龍都回來了。”岳不凡淡淡的說道,但他的意思卻是非常明顯了。

    倘若這個世界上,李云龍都沒有辦法,他岳不凡還真的不知道誰還可以。

    冷雪沒有說話,而是看向外面,看著來往的車輛,腦海中浮現了阿刀的樣子,最后又是李問天……

    不斷的交織,不斷的融合,最后在心中化為一個堅定的信念。

    此生,只有戰死!

    “時間差不多了。”李震華對著李云龍說道,“如果問天不能醒來,這就是他的命。”

    “父親,這是我李家的命!”

    “他應當承受,不管他是否能醒來,我都接受!”李云龍面無表情的說道,可心中卻是在祈禱。

    他一定要戰勝血脈之力,一定要,不想失去兒子!

快捷鍵使用: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Enter”。
11选5赚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