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朔明目錄

第一百四十五章 落在銀錢上

    寬敞的馬車里,高進和范秀安盤腿坐在范賢安兩側,被夾在中間的范賢安臉雖然腫脹得厲害,但仍舊是努力堆著笑臉,仔細地說著他和劉知遠之間的交易細節。

    “老爺,當時小的也是被豬油蒙了心,信了那幾個老豬狗的鬼話,以為那劉知遠可信?”

    衛所雖然名義上品秩一樣,但是按照所在地方的要害程度,也有高下之分,像神木衛便是整個神木東路的軍事中樞,范家固然財雄勢大,但是也不可能把神木衛上下所有軍需糧草的生意給獨吞了,總得給別人留點。

    這些年地方衛所糜爛,像是劉知遠這樣管著錢糧的僉事或是同知,自然是膽子越來越肥,范賢安之前,便有幾伙小商人和劉知遠私下有交易,送去神木衛的糧食不是摻了沙土便是發霉的,眼看著那些小商人都能賺得盆滿缽滿,而且太平無事,范賢安他們才有了那等膽子。

    “你個蠢蠹,那些小商小販的能有多少油水,姓劉的從你身上刮出來的好處,便頂得上十個。”

    “老爺說得是,都是那姓劉的太狡猾,是他給我下了套。”

    范賢安聽到范秀安的口風,亦是連忙接話道,想要減輕自己的罪責,雖說范秀安先前在貨場時說饒過他,可是他只要一閉眼,就會想到孫管事他們吊在梁上的尸首。

    說話時,前行的馬車停了下來,一直在邊上沉默不語的高進挑開了車簾,看到內城的城門口,有把守的軍士上前。

    “這位軍爺,咱們是范記商號的,剛才回去拿東西,還請您行個方便。”

    趕車的位子上,楊大眼低眉順目地說道,然后遞了早就準備好的碎銀給那上前盤問的把總。

    “剛才怎地不是你趕車?”

    接過那足有大半兩的碎銀,那把總笑問道,劉僉事刮錢的本事誰不知道,就連這范記商號的掌柜不也得趕著回去拿錢。

    “老張那廝剛才回去尿急,滑了一跤,這才換我給掌柜的趕車。”

    車廂里,聽到外面楊大眼不慌不忙地回答,高進拍了拍臉色煞白的范賢安,示意他開口應和,打消外面那位把總的疑慮。

    “李把總,還請行個方便,我剛才回去湊錢,可是耽擱了許久,這劉大人要是等急了可就不好辦了。”

    聽到車廂內傳來的話語聲,那位李把總終于退到一邊,高聲道,“開門!”

    “那范掌柜你趕緊的,要是劉大人等急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劉知遠雖然手下沒什么兵權,可他管著錢糧發放這一塊,底下營兵那些千總、把總哪個不都得巴結下這位僉事大人,這李把總也是一樣,聽清楚范賢安的聲音后便放行了。

    “李把總,等會您交班的時候,還望和后面的打聲招呼。”

    “范掌柜放心,我自省得。”

    隨著打開的內城門,楊大眼立馬趕車駛了過去,經過城門的甬道后,他才放緩了馬匹速度,然后范賢安鉆了出來,和坐在副車把式的王斗交換了位置,給趕車的楊大眼指起道來。

    和外城死氣沉沉的樣子不同,過了內城甬道,往集香樓去的大街上,楊大眼就看到了好幾家開著的酒肆青樓,這神木縣的繁華遠遠超出他的預料之外。

    “前面便是集香樓了。”

    馬車緩緩停了下來,范賢安指著前方拐角處的三層高酒樓,朝身旁的楊大眼說道。

    王斗再次和范賢安調換了位置,而這時候高進和范秀安也下了馬車,行走在車廂一側,高進腰里挎刀,看著就像是隨行的護衛,而范秀安則像是大戶人家老爺的親隨。

    沒過多久,高進他們一行便到了集香樓門口,自有小二出門招呼,只是高進他們全是生面孔,叫接待的伙計不由多看了幾眼,只不過還沒等他詢問高進他們來歷,范賢安自從馬車下來,朝那伙計道,“劉大人可還在等我,速帶我去。”

    盡管訝異于臉上帶了傷痕又腫脹起來的范賢安,但是那伙計仍舊是連忙應聲間在前領路,“范掌柜,您可算是回來了,劉大人剛才可點了不少菜,全記您的帳上。”

    “這幾位是?”

    看著寸步不離跟在范賢安身后的高進幾人,伙計忍不住問道,以前這位范掌柜可從不會把手下帶進樓里來。

    “他們都是我的隨從,你哪來那么多話?”

    范賢安瞟了一眼帶路的伙計,冷聲說道,接著便徑直朝三樓而去,那問話的伙計哪還敢多嘴,接下來只安靜的在前領路。

    當雅間的門被推開時,范賢安看到的便是偌大的八仙桌上擺滿了碗碟,里面的菜式都是集香樓里的招牌菜,樣樣件件都說不上便宜,更叫他糟心的是,這些菜基本上只動了幾筷子。

    范賢安剛進去,那先頭帶路的伙計就被楊大眼撥到一邊,和王斗兩人把守住門口,楊大眼更是直接塞了一錢多的碎銀給那伙計道,“行了,下去吧,這里沒你什么事,接下來還有什么菜也不用上了。”

    看到范賢安時,劉知遠還沒什么好臉色,一筷子夾了道野味的山雞肉塊,放進嘴里時尚在那里陰陽怪氣地罵道,“范掌柜去得可夠久的,我還以為……”

    只是劉知遠的話剛說到一半,看到范賢安身后閃出的范秀安,原本臉上的得色頓時消失無蹤,那張胖臉上的快活神情也頓時垮了下來。

    范秀安自走到了劉知遠面前坐下,而高進則是關上了雅間的門閂,扶刀站在范秀安身后。

    “范大掌柜!”

    劉知遠可以不把范賢安當回事,可是范秀安這位綏德商幫的大掌柜突然出現,就叫他心里罵娘了,范秀安是什么人,綏德州范家的家主,也是綏德商幫七大掌柜里最年輕的那個,他可是聽說過這一位的傳聞,心狠手辣,毒如蝮蛇。

    “怎么,劉大人,不歡迎我嗎!”

    看著劉知遠難看的臉色,范秀安反倒是臉上掛笑,而一旁的范賢安則是小心地站在邊上,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范大掌柜說什么話,您能來,本官可是求之不得,來來來,還不讓人去加菜。”

    劉知遠肥胖的臉上再次擠作一團笑起來,然后便朝身后的管家說道,只不過得了他暗示的管家尚未走出幾步,就被堵了回去。

    “這一桌子的菜也夠吃的了。”

    看到高進擋住劉知遠的管家,范秀安才看向劉知遠,慢條斯理地說道,“您說是嗎,劉大人!”

    “范大掌柜說的是,咱們慢慢吃喝。”

    看了眼范秀安身后的黑衣青年,劉知遠喚回了管家,像他這等人,最擅長察言觀色,方才那黑衣青年身上透出的隱約殺機可做不得假,這讓他心里隱隱有了些懼意。

    “好啊,咱們邊吃邊聊!”

    范秀安壓根就沒提范賢安的那檔子事,只是也取了筷子,隨意夾了道菜吃起來。

    劉知遠臉上的笑意僵住,說實話他壓根就沒想過范秀安會來得如此之快,又是如此的突然,看范賢安那副德性,怕是早就把什么都給招了。

    “范大掌柜,咱們有話不妨直說,這樣僵著也沒意思,是不是?”

    看著范秀安一副專心吃菜的樣子,劉知遠忍了會兒后,還是主動開了口,他雖然是指揮僉事,可是他背后并沒有什么大靠山,若是真和范秀安撕破臉,他也落不到什么好處。

    “劉大人,底下的人不懂事,壞了規矩,我自會認罰。”

    范秀安終于放下了筷子,朝著劉知遠說道,而這時候高進忽地上前,一腳踢在范賢安的腳窩處,疼得他徑直跪倒在地,接著便是腰里長刀出鞘,擱在了他的脖子上。

    “老……”

    “你要是再敢多說一字,我就讓你立馬人頭落地,明白了嗎?”

    范賢安連叫喊聲都沒發出,就被范秀安一把掐住下頜,直到他聽明白后使勁點了點頭才被松開。

    “劉大人,往軍糧里面摻沙土,這是大罪,我范家世代清白,絕不能在我手上污了名聲,這廝是個蠢蠹,死不足惜。”

    范秀安朝劉知遠說道,臉上流露出的冷酷叫劉知遠亦是心里冒出股寒氣來,說實話當初范賢安這蠢蠹送上門來,他也沒想太多,只覺得能拿到這范家的把柄,日后說不定能賣上個好價錢,并沒有成心對付范秀安的意思。

    “范大掌柜,本官不過是順手為之,可沒有對付你的意思?”

    雖然忌憚范秀安,但劉知遠亦是不會直接示弱,正所謂輸人不輸陣,他劉知遠好歹也是神木衛里有頭有臉的人物,他怎么可能被人三言兩語就逼的低了頭。

    “我當然知道劉大人不是這個意思,要不然我也不會來拜見劉大人。”

    范秀安一邊說話,一邊朝高進使了個眼色,然后高進便把來時帶來的一大袋銀兩扔到了桌上。

    “這里是一千兩,我想這事情就到此為止,您覺得如何?劉大人!”

    范秀安是商人,可以用錢解決的事情都不是事,劉知遠貪財,他可以給錢,但是絕不能由對方獅子大開口。

    一千兩,聽著不少,但是范家運到神木衛軍倉的糧食里確實摻了沙土,范秀安只能當花錢買個教訓,同時也是給劉知遠留了臉面臺階,大家沒必要撕破臉皮斗個你死我活。

快捷鍵使用: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Enter”。
11选5赚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