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一代魔帥

    這瘋狂的謠言,越傳越遠,越傳越廣,不僅很快傳遍一眼望不到邊的魔藤飛筏天魔各族聯軍大本營,更傳進各大魔統、乃至魔帥的巍峨高聳之營帳!

    這是魔音在傳,類似于人類武者的千里傳音,在悄悄地瘋狂地傳。

    這是血淋淋的謠傳,上至魔統、魔帥,下至最低的魔獸,沒哪一個相信,因為這支先鋒大軍,可是集齊了天魔各族中四大種族敻族、僦族、嶂族、髛族六個魔君、數百天魔、上千魔娃,乃至近百萬魔獸,天魔丮怎么敢公然吞噬煉化?

    這其中不但有來自天魔丮的本族嶂族,也有來自昔日最強大黑魔神本族敻族。

    自從上古天魔丮窩里反,偷襲天魔聯軍統帥黑魔神,就造成敻族一直仇視嶂族至今,一直血戰不休,也導致另一個僦族趁機崛起,取代敻族,成為天魔各族第一大種族。

    而這次天魔各族聯軍的統帥,就是來自僦族的最為年輕、最為妖孽的太上長老親傳弟子楇,一身魔功悍然至三星魔尊!

    同樣,天魔各族,尤其敻族能放下無盡歲月的仇怨,再次地聯合到一起,不僅與天魔楇等年輕一代天魔有關,重要的,饕餮闖進魔界,四處大肆吞食一番,雖然被魔種守護神獸魔龍擊敗而逃,也讓天魔各族感到憤怒無比,必須報仇,必須滅了最為強橫的天族,也就是天外天位面,繼而攻入廢棄的人祖之界,斬殺可惡的饕餮,抓來人祖本源,讓得魔種進階……

    是的,魔界把天外天位面當做是人祖之界的天然屏障,每當魔界大舉入侵人祖之界,天外天位面就有強者出來阻撓,尤其傳聞中的遠古,那武昊天尊橫空出世,差一點把魔界反殺地滅種。

    后來魔界元氣恢復,又有數次大舉入侵,可天外天位面不但依舊有強者阻撓,還出現了幾乎毫不遜色武昊天尊的傳承者,一個接著一個……

    另外,這次天魔各族能再次聯盟,也是因與天外天位面天人族相互勾結,搶奪天外天位面衍生之源失敗,導致數個魔尊老魔、上萬天魔、無數魔娃大軍和天外天位面有限的數個武昊一起覆滅,造成天外天位面強者空虛,讓得天魔各族認為有機可乘。

    可是在這關鍵當口,天魔丮再出幺蛾子,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如果不是那魔奴后來良知發現,不愿意再吞噬煉化,只怕這支天魔先鋒大軍會全軍覆滅。

    不是被天外天位面江湖武林聯盟所滅,是被萬惡的叛徒天魔丮所滅!

    是的,如今天魔各族聯軍魔統、魔帥等心知肚明,對照所謂的武林聯盟實力,先鋒大軍即便抗衡不了天外天位面江湖武林聯盟,也不至于幾乎全軍覆沒。

    但實情就是如此,先鋒大軍中的魔君,髛族嘎尐,帶著身邊幾個天魔、幾頭魔獸,趁著那魔奴反抗萬惡的叛徒天魔丮時,拼死沖出那恐怖的黑白武魔圖吞噬之力,逃回來,只怕就沒人知道先鋒大軍覆滅的真相了。

    還以為是被所謂的天外天位面江湖武林聯盟所滅。

    可即便如此,嘎尐逃回來也不敢露面,公然聲討萬惡的叛徒天魔丮,因為髛族是天魔四大種族中最弱的一支,怕嶂族報復。

    所以,只能將這血淋淋的真相暗暗地以魔音相傳,期盼魔統楇能站出來為它做主……

    ……

    可魔統楇聽到這個謠言,也是頭痛啊,所謂無風不起浪,借給嘎尐三個膽子,也不敢把全軍覆滅的罪過栽贓嫁禍到天魔丮的頭上。

    天魔丮這頭老魔的兇名,在魔界可謂無魔不知,就算重傷閉關至今,也沒哪一個敢去觸霉頭。

    據聞,絕世魔功“武魔真經”,唯有魔沌劍法才可抗衡,可是擁有魔沌劍法的黑魔神,也是重傷閉關至今,從沒現身。

    怎么辦?

    漆黑如墨、巍峨高聳的魔帥楇的帥帳,上百魔統集中于此,緊急商討辦法,如果不能壓下這瘋狂的謠言,只怕天魔各族聯軍就此解散。

    而這些魔統中,就有來自髛族、嶂族的年輕魔君,而且還是距離魔尊僅差一步之遙的魔君,為之九星魔君。

    他們之間雖然怒目相向,卻并沒展開血拼,因為他們年輕一代好不容易借饕餮大鬧魔界,借數個老魔尊和數個人類武昊一同葬身藍鳳族棲居之地之機會,將天魔各族再次聯合到一起,決不能因這個被破壞,所謂不能因小失大。

    但無論如何,這次嶂族必須給個交代,否則,安撫不了被天魔丮指使魔奴吞噬煉化的先鋒大軍各族。

    這些年輕的魔統可以放下心頭憤恨,但各族中隨大軍而來的老一輩呢?即便那些老一輩天魔的魔功沒他們強橫。

    重要的,老一輩天魔要是把這個謠言傳回魔界,引發各族大魔頭出來向嶂族興師問罪,只怕后院起火,魔界必亂!

    是的,無盡歲月以來,嶂族雖然沒一直成為第一大魔族,可是那天魔丮卻恐怖得很,據聞麾下就有不少魔奴之魔尊!

    但嶂族一族,也難以承受整個魔界各族的怒火。

    魔帥營帳,怪異的很,沒人先開口,甚至于有的魔統,好似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在閉目養神。

    魔帥楇低頭沉思了一會兒,才抬起它那一張青面獠牙之臉,怒道:“我現在恨不得殺進丮的老巢,搗毀它閉關之所,讓它永遠也無法復原。”

    “可是……”

    它話音一轉,長嘆,“唉,由此一來,我魔界必將陷入內亂,難得的一次崛起希望,就此沒了。你們可知,那藍鳳族棲居之地的藍鳳池內,正是人類和我們天魔夢寐以求的無上修煉資源。”

    “但凡進入者,一身功力絕對直線飆升,尤其是你們,幾乎個個都是九星魔君,只要你們得到一次進入的機會,不說能修煉至天魔丮、黑魔神那么恐怖地九星巔峰魔尊,卻也至少可以突破魔君瓶頸,踏足魔尊!”

    “你們一旦踏足魔尊境,就是雄踞一方,再也不用看那些老不死的魔頭臉色,因為我們年輕,終有一天,這魔界是我們的天下!”

    “魔帥英明,我等愿意以魔帥為魔族大首領,不管山崩地裂、滄海桑田,都不會變!”上百年輕一代的天魔,盡都恭敬地頷首道。

    原來,天魔的魔功修為雖然沒什么瓶頸,只要有足夠的高階食物,修為就可以一直遞增,但魔君和魔尊之間,乃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想突破魔君,踏足魔尊,需要的能量太龐大,不是光吃高階食物就可以的,不少老魔頭就是一輩子卡在九星魔君境。

    沒有哪一個天魔不想突破至魔尊的,如今,這么好的一個天賜良機擺在它們面前,容不得任何意外破壞。

    即便天魔丮依舊狗改不了吃屎,再次窩里反,肆意背叛天魔各族聯盟,為了一己私欲,不惜公然指使魔奴吞噬煉化了聯盟大軍的先鋒。

    “很好。”

    魔帥楇一雙大鐵門似得魔眼,掃射一圈,哼道:“既然如此,蠱,你嶂族要為天魔丮承擔罪責,給髛族、僦族、敻族各賠償一萬人玀,還必須是至少武師境的人玀。”

    “至于其他各族,隨意賠償一百頭人玀便可。”

    “你可愿意?”魔帥楇忽又兇狠道。

    天魔蠱聞聽,巨塔般的魔軀一抖,因為這么大的賠償,必將舉其全族之力,而這些人玀一旦賠償出去,那么它嶂族圈養的人類武者,也就所剩無幾。

    但它感應到魔帥楇渾身爆出的恐怖魔元,似乎只要它不答應,就會將它雷霆震殺,繼而再問下一個,直至嶂族最后一個魔統。

    “我……我答應!”天魔蠱僅是思索片刻,忽又想到那夢寐以求的衍生之源,唯有硬著頭皮應承下來。

    沒辦法,堵不住天魔聯軍各族悠悠之口,一旦讓這謠言傳回魔界,引發一個個大魔頭憤怒現世,他們這些所謂強橫的年輕一代,不過是小螻蟻,因為大多數魔族,都至少擁有一個魔尊級別的大魔頭,只不過一直閉關尋求無上境界,不出罷了。

    “還有。”魔帥楇的語氣,從兇狠轉向溫和,“對于髛族那個老不死嘎尐,我們有必要給予安撫,它能拼死逃出來,也是它的造化,但愿我們能借助它這造化,一舉拿下天外天位面江湖。繼而奪得衍生之源。”

    “只要你們個個都問鼎魔尊境,哼哼,我們就可揮師直搗廢棄的人祖之界……”

    “我宣布,讓髛族那個老不死嘎尐,升任魔統,你們各自調配一百天魔、一千魔娃,無數魔獸,讓它自成一統。”

    “這……”下方上百魔統猶豫了,因為它們統領的,都是各自本族的,尤其統領的天魔,盡為親信。

    可魔帥楇忽然怒喝:“它是關鍵,堵不住它的口,你們誰可安排罪名將之擊殺?”

    瞬息,上百魔統低下巨大的腦袋,唯有同意,因為現在謠言已然傳遍大軍……

    ……

    (一更)

快捷鍵使用: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Enter”。
11选5赚钱方法